香港分分彩,香港分分彩计划,香港分分彩平台
  • 生活中的美好

    生活中的美好>生活中,有许多美好的东西,比如遇见一个,或者几个令你心生感动的人。或者,遇到一件,或者几件令你终生难忘的事情。在我过
  • 门槛儿

    门槛儿>父母家的老屋里每个房间都有一个门槛儿,有的高点有的低点,都是用木头做成的。我住的房间的门槛儿是个低的,紧挨着地。我却被绊倒
  • 一袭秋雨一缠绵

    一袭秋雨一缠绵>细雨霏霏,浸入心扉,相思缕缕,融成一泓盈盈粼粼的秋色漫天;静默不语,寂寞无声,绵绵缠缠,欲想倾诉谁的心事?秋已过,
  • 那年中秋

    那年中秋>那年中秋很特别。那年,我分明是十来岁的样子。那个中秋或许正值星期天抑或秋忙假,不然我怎么没上课呢。白天,我们一家五口人都
  • 麦子开花

    麦子开花>麦子会开花吗?印象淡薄。印象深刻的倒是麦田。冬去春来,阳光之下,北方的田野里恣肆生长的就是麦田。麦们经过一冬的休整,纷纷
  • 我的青春里有眷恋

    我的青春里有眷恋>不舍?依恋?我对青春的感觉都不是这些。我以为最准确的表述是眷恋。夏天,树上的知了还在没日没夜地歌唱,太阳高悬在头
  • 老妈的“潮事”

    老妈的“潮事”>老妈是位退休教师,六十多岁的人了,不仅穿着打扮洋气时尚,还对一些新潮新鲜的事儿学得特别快,是个十足“潮人”。因上班
  • 倚着闲窗数落花

    倚着闲窗数落花>读一位女性作家,洁尘的文字,辞藻的优美与知识的泛瀚,让人敬慕。在她的字里,你知晓了自己的阅读是多么浅陋,有太多太多
  • 听春

    听春>是夜,上弦月悄升,喜悦而又羞涩,像一段缱绻的心事被知晓了。被谁知晓了呢?是春天吧?凝神倾听,似乎春就在月牙的耳边轻声细语,它
  • 一个家庭的悲欢

    一个家庭的悲欢>我的家位于湘中一个小山村,世代务农。20世纪70年代末,正值我小学毕业的暑假期,我最敬爱的父亲意外遇难身亡,扔下母亲和
  • 雀巢

    雀巢>当春风送暖,清明将至,新婚的喜鹊夫妇便忙着共筑爱巢。闲暇之余或码字码得头昏眼晕时,最喜去这片树林中散步清心,静静地观察喜鹊们
  • 怀念那一曲离殇岁月

    怀念那一曲离殇岁月>茫茫宇宙之中,人活着总会有一份寄托,就像蝴蝶需要花朵,蓝天需要白云,冬天离不开雪花。而我的寄托则是一种平淡并惬
  • 岁月深处的年事

    岁月深处的年事>年年辞旧,今又辞旧。岁岁迎新,今又迎新。年里曾经的旧事依然清晰如初,历历在目。记忆深处,年味总是弥漫于乡下的,似乎
  • 少年梦

    少年梦>岁月无法伸出一只手替我们抓住过往的云,指尖的流沙划过也只是即逝的瞬间。———题记还记得,曾经的自己笑语妍妍,一脸天真。想着
  • 听岁月如歌,时间流过

    听岁月如歌,时间流过>流年憔悴的淡笔,每一次触动心扉的篇章。往事的城池,依旧吟风;梦里花落,曾模糊了谁的视线?那些尘封在彼岸斑驳的
  • 拈花成梦,坐佛缘卿

    拈花成梦,坐佛缘卿>晨钟暮鼓,梵音缥缈,楞伽经里悟禅辞,木鱼玄音戒嗔痴。百蕊初绽,我随戴望舒悠长悠长的青石巷里拂梦而睡,梦里花落诗
  • 湘江的风花雪月

    湘江的风花雪月>如今,我又回到了湘江边上。从月亮岛东望,江那边有不高的山丘,道家二十二福地的鹅羊山下,在两扇木门的后面,我栖居下来
  • 永远的坐标

    永远的坐标>从舌尖上流过的情节,闪烁着爱的呓语,是你用这样的姿势,抚养了我生命的童年。是谁还在季节的深处,撩动着游荡的灵魂,是你用

热点排行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